tobacco

盾冬是初恋和底线
安静萌cp
墨香很好,我喜欢她❤

逐世·诸神垂荣【1】

这篇好看!

天腐的多喵:

第一章:相遇


     


 


魏琛想过今后自己的一生会是个什么样子,意气风发的术士塔塔主领携着他的副塔主走向大陆的巅峰,重返上古的荣耀。然后他在人生的巅峰坐看四面风生水起,他作为术士塔最不可磨灭的一任塔主高高在上左拥右抱享尽风花雪月……


“出去干活,”方世镜毫不客气地一脚把自家塔主踹出门,“自己药喝完了还要我伺候你采药么?”


魏琛捶着老腰寂寞地被自家副塔主撵出去采药,深深感觉自己雄风不振不似当年在术士塔里面说一不二那般威望深重。


虽然术士塔除开门口那堆放养的变异植物,就只有他和方世镜两个活人。


路过临近小镇的时候,魏琛顺便看了眼公告。


自从十年前那件事情以后,似乎大陆越来越乱了啊。这几年没见着平稳日子有多少天,倒是时不时有什么新的暴乱出现,比如几个月前索克萨尔公国的机械师暴动。


暴乱事件过后几大公国边境发生了不少摩擦,大量的流民涌入了安静的小镇,连往昔丛林中无人看得上眼的野菜也成为了争抢的对象。


魏琛在回家的路上和一群小孩子追赶兔子的小孩打了个正面,那群孩子既有镇子上居民的小孩,也有流民的孩子甚至孤儿。其中背着一把破剑的小孩反应尤为敏捷,拎着一只兔子的同时还跑得飞快去抓另一只兔子。


“你已经抓到一只了!”


“赖皮啊!”


“站住!把我们镇子的兔子交出来!”


那个小孩顶着一头金发,转身看了一眼落后他一截的大部队,笑得相当嚣张:“来啊来啊来啊!你们有本事抓住我啊!没本事抓住我就抓一只兔子啊!连兔子都抓不住叫那么大声想吓死几只兔子吗?你们镇子的兔子?谁规定的?兔子自己吗?那这群兔子有居民证吗?”边跑还抓紧时间从混乱的丛林间顺便揪几把能吃的野果。


老魏瞬间停住了脚步,然后迅速跟着一群小孩跑了起来


当然不是因为这小家伙太聒噪了或者抢了他看上的兔子,完全是因为魏琛看到他脑门上蹦跶得很欢的一只朝着后面一群小孩甩尾巴扭屁股顺便露露大白牙的一只耗子!


这么表情生动形象的耗子意味着什么?


这是一个有着具象化精神体的觉醒者啊!


觉醒者啊!


你知道现在一个觉醒者有多值钱吗?啊不是!这小孩看上去才多大啊!就觉醒了!


魏琛觉得这肯定是他多年潜心向着自家神明哭诉得到了回应!这简直是天降的好苗子!当然他从来不管这个好苗子愿不愿意跟着他走,不愿意也得愿意,老夫好歹是术士塔的塔主还收拾不了你一个小家伙?


魏琛觉得十拿九稳一把就可以逮住小家伙后脖领子把他拎回术士塔,但是那个小孩硬生生从他手下一个弯折下曲就躲开了魏琛伸过来的爪子。


魏琛挑了挑眉毛不怒反笑,挥杖画下了一个六芒星困阵,自己帽兜里面的黑翼蝙蝠精神体布阵也顺势朝着那只蹦跶得欢实的耗子发出了一个精神威压。


小孩哎呦一声抱着头跌倒在了六芒星困阵里面,本来还耀武扬威的耗子瞬间萎靡了下去。


魏琛得意洋洋地上前拎起了小孩,刚刚解开困阵,本来还是萎靡成一团的老鼠突然就抖开了四肢下的薄膜,近乎丧心病狂地扑上来咬住布阵的翅膀就不放……


原本还萎靡的金毛老鼠现在一脸嘚瑟地彰显锋利的牙口,布阵几乎连滚带爬地扇着翅膀冲回了魏琛的帽檐。与此同时魏琛脑袋瞬间感到一阵刺痛,下意识间他给了手上恢复元气不断挣扎的小孩一个虚弱。


简直是两败俱伤……魏琛坐在地上扛起那个小孩,感慨万千的往回走。


 


方世镜几乎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魏琛扛着着一个小家伙回来,两个边走还不停对骂。布阵和一只负翼金毛鼠跟在两人身边,虎视眈眈地对望着。


“老家伙放我下来!放我下来!还我的兔子!兔子兔子!老混蛋!!混蛋混蛋!”


“老夫缺你几只兔子吗?”


“你不缺这几只兔子你抓我干什么?老不要脸的!你还偷袭!你居然偷袭我一个小孩子!你要不要脸要不要要不要!”


“你管我要不要脸?”魏琛没好气地揍了一把他的屁股,示意方世镜赶快上来接人。


小孩子尖尖的声音几乎要捅破方世镜的耳膜,他不得不上前接过这个小家伙:“不就是让你出去采个药么?怎么你的药终于成精了?”


魏琛终于腾出手来,一把抓住准备扑上去给方世镜一口的负翼金毛鼠:“嘿,要是成精了还好,捡回来的小家伙。小心小心!这小东西牙真够毒的,专逮着弱点下口。”


方世镜看小孩子一脸脏兮兮,连灿烂地金发都快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大概猜出来应该是个小流浪者,把他重新塞进了魏琛怀里顺便给他两从头到脚一个净水术。


魏琛和小孩互相看了看对方,嗯,两只落汤鸡,不过好歹干净点了。


“从哪捡的?”方世镜接过老魏手上不停挣扎的负翼金毛鼠,“哟,还是个崽。”


“放开我家夜雨!放开放开!”小孩子看见魏琛和方世镜凑在一起翻弄负翼金毛鼠,扯开尖尖的嗓子又叫了起来。


“好好,”方世镜举手表示投降,他是个喜欢安静的人,实在有些受不住这么尖尖的声音,“魏琛你带回来的你收拾,对了面包桌子上有自己拿,兔子给我我去收拾。”


小孩手里拎着还在不断蹬腿的鱼子有些犹豫地看着他们。


魏琛拎回负翼金毛鼠薄翼翅膀来回晃着:“喂,小家伙,在外流浪了多久?看你的精神体瘦成什么样子了?一把骨头啊,我估摸着随便哪家的耗子都比他壮实。”


“要你管!要你管!”


“不过,”老魏一口烟喷了出来,“恐怕你连什么是精神体都不知道吧?以前没有人这样逮到过他对吧?”


看着小孩瞬间亮起来的眼睛,魏琛心里极为得意的哼了一声,小样,你以为我没看到你看到我布阵的时候一脸惊诧的样子吗?


“喂,小家伙,要不要留下来,管饱不说,我还教你真本事。”


方世镜在一边嗤笑了一声,转头不想去看魏琛拐骗人口的行为,他手腕上的翼蛇乖乖地把他的笔衔了过来。


小孩子愣愣地看了一眼他们两,眨巴着大眼睛迅速抓了一个面包大口大口啃了起来。


“那个,我叫黄少天。”他一边啃着一边埋着脑袋含糊不清地说着。


声音里面多了几丝颤音。


魏琛使劲揉了揉小家伙的头发:“这里是术士塔,我是魏琛,那个看上去冷成冰的是方世镜,其实我给你说他是内软外硬你懂吧?不懂也没关系!反正今后你就是我的徒弟了!”


我的两字尤其加重,对此,方世镜只是冷哼了一下。


 


黄少天确实是一名流民,他原本的家乡在公国交界的地方,但是一旦战乱爆发,原本繁华的城市瞬间陷入战火,他只来得及刚刚被父母抢着送出城,回头就看见家乡化为火场。他只能跟着大批流民走,辗转了好多地方才来到这个小镇。


他的精神体在一个雨夜觉醒,但他一直以为是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在他身边的小宠物,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别人看不见。他只是在差不多大的小孩子面前提了几句,大家却一直看不到所谓长着翅膀的老鼠,时间一久次数一多便觉得是他在撒谎,便开始逐渐孤立他。


黄少天几乎委屈地抱着被他取名叫夜雨的负翼金毛鼠,开始了一场依靠自己的逃亡。


直到他遇见那个抽着烟吊儿郎当的黑袍家伙以及他帽兜里面冲出来的黑翼蝙蝠。


原来自己不是怪物啊。


 


“这个小家伙天资怎么样?”方世镜调配着药剂,终于舍得配合一下兴奋的魏琛了。


“相当不错,他的那只夜雨在接下布阵一个精神攻击后居然还能反咬布阵一口”魏琛摆弄着手上的齿轮转表,“咬得相当是地方,要是布阵是实体的话,翅膀就有一个洞了。”


“这么厉害啊,”方世镜有些诧异,“你现在的等级是S级吧?这小家伙呢?还没成年吧,我估计他现在起码也是A+吧?”


“肯定是,”魏琛搓搓手“幸好我下手快,这么好的苗子,性格什么的我都喜欢。晚一点让圣殿那群疯子发现了就可惜了,听说他们养出了个向导?”


“等级倒是挺高的,可惜应该是个向导。”方世镜回想了一下情报,“但在圣殿反正也不需要他干什么体力活,哨兵还是向导这点倒无所谓。”


“也是,”魏琛深表赞同,“上了咱们这个级别的向导也不是一般哨兵放的翻的,老夫一个可以干掉同级别哨兵几个!”


“我现在深深怀疑你捡一个觉醒者回来的企图了,”方世镜上下打量了一下魏琛,“童养媳?”


“去你的!老夫是那种人吗?”


“这我不清楚,”方世镜埋头继续研究手上的东西,“就是这个孩子资质测出来的时候不要太失望了。”


魏琛当时没明白方世镜的意思,当他明白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快把术士塔挠穿了。


辛辛苦苦捡一个小孩回来养结果是个哨兵?是个哨兵?


“不是我跟神明说好了我要一个向导啊!”


方世镜把魏琛从自己腿上撕开:“啊,那估计是你祈祷的时候,你的神明听岔了。”


术士塔要哨兵干什么?你能指望一个明显精神力不及体力的人来完成念咒还是吟唱?


方世镜微微思考了一下,拉起黄少天的手一脚踹开还在地上没回过神的魏琛上了术士塔的藏书阁,硬是给他翻出来一本上古的剑谱。


黄少天在这个小镇住了下来,11岁的孩子很快恢复了他应有的体重,脸上也有点肉了,笑起来和他的夜雨一样,大白牙在太阳下闪得很。


他跑起来像一阵风,剑招快得看不清楚。


魏琛叹了一口气,招呼他过来教起了他对战的实际操作。


 


黄少天14岁的时候,小镇的主城突然爆发了兵乱,火光烧着了半边天空。


“老大!!老大!”黄少天一脚踹开术士塔,“我捡了个人回来!老大!”


魏琛懒洋洋地转过头去:“这几天不是叫你别乱跑吗?捡了个… …”


你捡了个什么人回来!


魏琛暴怒地拎着黄少天去密谈,一点不顾一团乱的门口。方世镜叹了口气,将黄少天带回的少年洗净扶上床。看着少年换下的衣服,方世镜面无表情地扔了个焚净术上去。


办完这些,方世镜拿着自己的法杖出门,准备好好清理一下这沿途的踪迹。


 


“哪捡的?”


“树林里面。我看他一身血,然后就上前去准备看看死了没有。死了的话,看他穿这么好,就准备按照老大你说的搜刮干净然后找地把他埋了。结果凑近一看,居然还活着… …”


“你就不能闭眼把他当做死了的对待啊!”魏琛掐灭手上的烟。


“但我接受他委托了!”黄少天有些为难地抓抓头发,“凑近发现是活的,然后他也看到我了,就笑着问我接不接受任务。我说要啊,他说让我随便选一把他带在身上的剑,然后给他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我看他身上真有一把剑不错啊,感觉跟老大你给我看的名剑谱上面的差不多。然后我说好啊,然后… …”


“然后你就把人带回来了?”魏琛几乎要把烟给揉成渣了!“剑呢?”


黄少天连忙把那把剑递给魏琛看。


魏琛一脸不屑的接过剑:“让老夫给你掌掌眼,你别让什么以次充… …”


“咳咳,”魏琛拍着黄少天的肩膀,“好样的,这笔买卖做的划算!”


这把是圣剑冰雨啊!


魏琛在想要不要瞒着黄少天去干掉他背回来的小子,这么好的东西和这么危险的人物魏琛觉得就像一颗定时炸弹。


幸好老方反应得快先去处理痕迹了,魏琛得意洋洋地抽出一支烟,给贤内助点了个赞。


 


黄少天在魏琛连哄带骗下心满意足地搂着到手的好武器睡去了,然后看着魏琛怒气冲冲的背影垫着脚尖趴到了门上。


魏琛自以为哄走了黄少天,拎着法杖毫不客气地一脚踹开那个少年的房间房门。


那个少年已经醒了过来,正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似乎知道有人要来一样。看着怒气冲冲踹门然后关门的魏琛,嘴角还是笑意融融。


“大术士。”少年朝着魏琛鞠了一个躬。


“哼,别套近乎,我当年拒绝了你父亲教导你,我现在也是这样答复你。”魏琛无好气地回答道。


“我已经舍弃了权杖,索克萨尔家族已经灭亡。”少年有着银白色的长发,翡翠绿的眼眸,举止优雅,“我只是来做一笔交易。我已经继承母姓,如今叫做喻文州。”


“你没有交易的本钱。”


喻文州的面庞一直带着笑意:“不,那位一定是未来剑圣的继承者吧,可是冰雨上面还带着已经泯灭家族的印记呢。”


魏琛为自家小孩识人不清头疼不已:“他是你救命恩人!”


一团黑色风暴已经在法杖顶端蕴量了。


“我将冰雨赠与给他了。”喻文州的声音依旧稳定而平和,“很难得的天才啊,我看到了他身边活跃的那只负翼金毛鼠。”


魏琛几乎震惊地抬头看着眼前的少年,这位曾经的王室成员,小镇所属领主的外孙,一直被冠以诸如可惜的评价,仅仅因为他如此的聪慧却只是一个普通人。魏琛当年拒绝教导他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个。


但他说看到了夜雨!


似乎为了给魏琛更大的信服,一只鸳鸯眼的白色长毛猫咪灵巧地跳进了少年的怀里,步姿高傲,身形灵巧。明显即将步入成熟体的精神体啊。


一股庞大的精神力笼罩下来。


作为S级的向导,魏琛知道,这是同为S级的精神威压。


他叹了一口气:“你的交易内容是什么?”


喻文州的笑容很好看,而且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但魏琛知道,这个家伙从一开始就知道结果一定会是这样。


因为自己无从选择。不管是为了楼上那个已经搂着武器睡着的家伙还是为了自己。


如果是不帮助他,那么冰雨一定要舍弃,上面的印记会引来无数麻烦,但是舍弃冰雨,魏琛承认就算是职业毫不相关的自己也舍不得。


而且,就算舍得那把冰雨,也不可能做到完美遮蔽掉所有痕迹。


唯有答应这笔交易。


魏琛表示自己确实阴沟里面翻船了。


 


第二天,黄少天起来的时候,正看到他救回来的少年正在辞行。


“啊,你不多留一会吗?这么早就要走啊!”他朝着少年微微露出一个微笑,然后不动声色地试图绊他一下。


喻文州似乎对于这种把戏司空见惯了,自然而然地避开后还对他笑了笑:“不能太麻烦你们了,再说,我已经没事了。”


黄少天噘着嘴,他昨天晚上在门口听了大半的内容自然知道自己给魏琛方世镜惹了一个大麻烦回来,要不是昨晚上方世镜突然拎住他的后颈脖子把他带走,估计他忍不住就会冲进去动手了。


“凡事有好有坏,”方世镜拿指关节敲了敲黄少天的脑袋,“冰雨是个好东西,为了他惹上这点麻烦相当值得。”


“他骗我!”黄少天一脸纠结地得要死,“居然利用我的同情心!我很伤心啊!”


“他哪骗你了?”


黄少天支支吾吾了半天愤怒地回答道:“他欺骗我的感情!”


方世镜被逗乐了,伸手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发:“他说的是实情啊,而且确实伤得很重。”


黄少天闷头撞进方世镜的怀里蹭来蹭去:“方老大你到底站哪边的啊!!!!”


“占理这边,”方世镜揉了揉黄少天鼓鼓的脸颊,“说不定以后还会相见的,结个善缘有什么不好的?再说……”


黄少天始终没能听完方世镜的未尽之意,因为他被勒令去睡觉了。


在阁楼翻来覆去折腾了一整晚的黄少天被那半句话勾的寝食难安,再看到喻文州的时候自然带上了不少的情绪。偏偏喻文州觉得他这个样子真的好像是被逼到墙角还被踩了一脚尾巴的兔子……


炸毛了。


鲜活得无与伦比。


他们的相遇始于此。


就算是在术士塔门口的挥别再见,也只是一场小小的分离,很快就会……


下一章


设定和说明


精神体设定【1】


信息素设定【1】

评论
热度 ( 1679 )

© tobacco | Powered by LOFTER